風行水雲間 作品

第1426章 八十多次

    

瞪誰誰膽寒。旁人都下意識給他讓路。賀靈川更是忍不住暗抽一口冷氣。這人他居然也認得,自己頭一次來閱武堂,怎麼凈遇見熟麵孔了?這傢夥就是孟山。賀靈川生平第二次進入盤龍夢境,就在河穀攔截戰中與大風軍並肩而戰,為逃亡的威城百姓斷後。而這孟山就是拔陵追兵中的百人將,剛一出場就勢不可擋!當時僅僅一個回合,賀靈川的手臂就被他撞斷了,孟山的招數就與方纔的鉤子如出一轍,“沖天炮”。隻不過由孟山使出來,威力可遠不止翻...最新網址:bixiashenghua日頭漸漸偏西,賀靈川兩人終於離開天眼茶館。

“繪聲繪色啊,有滋有味!”董銳又在鼓掌,這是半個時辰以來第三次鼓掌了,前兩次是跟著全場一起。“要不是我全程親歷,真會信了他的鬼!”天才一住言情小說s23us

那說書人講了半個時辰的九幽大帝,除了殺趙廣誌等戰績之外,其他的全部失真!

人嘴兩張皮,故事全靠編。

此人講九幽大帝,重點居然全在香艷野史上,比如東城的小姑子以身相許、西村的寡婦獻身求他報仇誅惡…

要細節有細節,要轉折有轉折。

臺下的茶客們聽得津津有味,接連有人打賞。這哪裡是快意恩仇?這分明是他們嚮往的生活!

就連賀靈川都坐在那裡,聽了自己的四五個風流韻事,才起身離開。

他甚至還鼓了一次掌。

“黑甲軍的傳說在爻國變成了這樣,難怪爻人對九幽大帝沒有多少敬畏。”賀靈川方纔問了幾個老茶客,據說這裡的說書人講起九幽大帝,也基本沒有正經調調。

他能清晰感覺到,這個國家對自己的排斥。

它好像本能地察覺,黑甲軍的傳說對自己不利,因此盡可能地扭曲。

“很快就有了。”董銳笑道,“有一個基本事實,是他們歪曲不了的——”

“九幽大帝殺掉了薛宗武和齊雲嵊!”

再過幾天,這事兒就會傳得滿城風雨,並且在天水城人心中撒下真正敬畏的種子。

鐵一般的事實,勝過任何花言巧語。

它能擊碎謊言構築的假象。

賀靈川笑了笑,轉而道:“羅甸的左宗長也參加爻王壽典,不知道是否接到了邀請。”

“沒邀請也能來。”董銳不以為意,“別人帶禮物給你過生日,你能腆著臉把他趕出去?”

“那倒不至於,不過羅甸和爻國的關係向來不好。”

董銳在街邊買了一份酸酪,荷葉卷盛,上麵還撒了甜漿和果乾:“羅甸國把左宗長都派出來,真是有恃無恐。渠如海一定打殺過很多爻國人。”

“看渠如海的態度,羅甸人對爻國並沒有多少尊重。畢竟,雙方有累世的仇恨。”

在閃金平原,羅甸國的歷史也是起起伏伏。一百六十多年前,平原九大勢力圍攻爻國,其中有兩股勢力臨陣反水,導致大戰草草收場,其一是阿迅所在的穎族,另一股就是羅甸國!

穎族因這次背叛而不見容於閃金平原中部,後來羅生甲問世、穎族不得不遠走異鄉;羅甸國則一連遇到五年天災,不得不到處劫掠,這就激起了鄰居們的憤怒聯手。

此時正逢羅甸國內分裂,內憂外患同時發作,堅持不到兩年,羅甸國亡。

根據靈山給出的資料,羅甸國當年的覆亡背後有爻國的影子。

一百六十多年前的羅甸國,霸道但是短視,輕易就中了爻國的招數。

而現在的羅甸國,乃是四十年前羅甸後裔重新建起的國家,不再延續前朝的國祚,便稱作“後羅甸”也是無妨。

閃金平原上的其他小國,這一二百年來朝生夕滅,哪有復國之說?羅甸後裔不過六萬人,卻能在亡國百年之後又重新立國,其中原因又豈止是“幸運”二字可以概括的?

靈山就說得很清楚,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貝迦。

羅甸復國,一直得到貝迦的暗中扶持。

否則爻國臥榻之側怎容他人酣睡?

羅甸國羽翼漸漸豐滿之後,終於又開始露出本來麵目,偶爾跟爻國互相別扭較勁兒。

這兩個國家從此又展開一段糾葛,就好像歷史重演,再續一百六十多年前的冤孽。

至於爻國作為閃金霸主,為什麼沒把這個隱患扼殺在搖籃之中,為什麼沒能把羅甸國收拾得服服貼貼,這是閃金平原內外政論家津津樂道、經久不衰的話題。

這一回,羅甸國君派左宗長給爻國賀壽,就是吃準了爻王不會動手砍掉渠如海。

因此,渠如海的言辭就有些不羈。

兩人邊走邊聊,很快回到驛館。

萬俟豐已候在這裡,賀靈川一看他舉止,就知道有情報了。

他親手搬了一張椅子過來:

“坐。”

萬俟豐依言坐下,董銳順手遞來一杯胡椒酒——他從酒館裡頭打回來一葫蘆酒水。

萬俟豐沒提防,喝了半口就嗆住了,咳個不停,眼淚都差點出來。

這味兒是真上頭。

“不著急,慢慢來。”

萬俟豐緩過勁兒來,才道:“收到訊息,閃金平原中部流傳的黑甲軍行動,已經增加到八十多次。”

董銳給自己倒了杯茶漱口:“這也太快了吧?我們離開琚城時,明明才三十多次。”

應該說,加上擊殺薛宗武這一次,總共是三十三次。

賀靈川意有所指:“傳言嘛,總是越傳越多。”

黑甲軍迄今出動三十六次,但他們的行動越頻繁,外人就越難以周密統計。所以,仰善商會的講古人和戲班子在宣傳演繹時,就稍稍放大了一點次數和成果。

也就…放大了一半左右吧。

剩下的,就靠謠言自己的傳播了。流傳越廣,這個數字的水分越大。

反正也沒人能夠真實考據,樁樁件件都列舉出來。

萬俟豐低聲道:“最新兩次,據說在青野和下焦。”

董銳看向賀靈川,後者微微搖頭。

每一次黑甲軍行動,目標和地點都由他親手挑選。但青野和下焦兩地,並沒有他預定的目標!

也就是說——

“冒牌貨?”

翁氏兄弟能假借九幽大帝的名義,穆邦族能宣稱自己就是黑甲軍,那麼更多人打著黑甲軍和九幽大帝的旗號自行其是,彷彿也沒什麼奇怪的。

“被殺的都是惡人?”

“有四、五起,死者的確為禍鄉裡,要麼欺男霸女,要麼勾結官府。或許算不上大奸大惡,但名聲都不好。”

董銳嘿嘿一聲:“看來,有人借著黑甲軍的名義去報仇哩。”

“早晚的事。”賀靈川對此並不反感。

九幽大帝和黑甲軍就是用一次次行動反復告誡所有人,惡人並非無懈可擊、並非不可戰勝。

最新網址:bixiashenghua個時辰後才能精準掌握蛛仙的去向。這不耽誤他們眼下的極力抓捕。話未說完,前方奔來數十人。青陽國師認得他們的服飾,這些都是在草海看守風暴之眼的守軍。“怎麼才來?”靈虛城內,沒人會認錯這個牌子。但守兵看著青陽國師,麵露猶疑。誰不知青陽國師罪行敗露,已被天宮收押?青陽國師也不喝斥,隻取令牌在手,青光縈繞。見到她手中牌子元力迸發,守兵再無懷疑。職權在,元力纔在。青陽國師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不是他們可以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