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不讓 作品

第1517章 真愛至上(大結局)

    

邊學道就聯絡了陸文津,讓他帶兩個朋友去法國酒莊住一段日子。年會結束第四天,美林大廈裡的“大師兄”打來電話,跟邊學道商量賠他一輛阿斯頓馬丁db9可以不可以?阿斯頓馬丁?db9型號長什麼樣邊學道沒感念,不過他知道這是跑車品牌,算是符合他“加98號汽油”的要求。難道就這麼揭過?邊學道還在權衡,不想“大師兄”又補充了一句,車是紅色的,跑了6000公裡…我靠!紅色?6000公裡?什麼意思?不會把葉欣欣那個娘...2012年1月6日,小寒。

3號回到鬆江後,邊學道一直住在金河天邑,多數時間看書,少數時間發呆。

自從下山,他在公司待的時間越來越短,最後發展到過門不入,有什麼想法,就打電話叫某個下屬出來一起喝杯茶。

漸漸的,大家也就都適應邊學道這種“工作方式”了。

說到底,這是一種邊學道舒服,大家也舒服的結構狀態。邊學道依舊是有道的掌舵人和靈魂核心,依舊威懾有道內外部的不穩定因素和對手,與此同時,他也給了手下最大限度的發揮空間,讓大家施展才能,讓大家試錯、鍛煉、成長。

所有明裡暗裡的猜測在邊學道辦公室掛上《卿雲歌》後消失了。

雖然大家實在看不出邊學道“菁華已竭”,卻全明白了他“褰裳去之”的心思。

進難!

退比進更難!

不論邊學道的退意幾分真幾分假,在一些人看來,至少他辦公室掛的這幅字,就已經超越很多人了。

而邊學道,他不在乎別人怎麼想怎麼看,他現在隻想找回自己的真心真性,而不是浪費時間做一些別人覺得他應該做而他自己不想做的事。

6日下午,鬆江下起了雪。

白色雪花飄落田野、街路和樓臺,兩個小時後,窗外的街道和樓頂連成一色,遠處群山同日白頭。

“叮咚!”

門鈴響了兩聲,邊學道走到門口看是誰。

門禁顯示器裡,身穿白色羽絨服的蘇以執傘站在雪中。

上樓,進門。

蘇以收起傘,環視房間,微笑著說:“還是之前的樣子,一點沒變。”

邊學道走到吧臺旁,問道:“茶?咖啡?還是…”

“水吧!”

端著水杯,看見桌子上放著一瓶香水,蘇以好奇地走過去,拿起來聞了一下,問邊學道:“你用的?”

邊學道搖頭:“平時不用,偶爾熏下屋子。”

又放在鼻前聞了一下,蘇以說:“挺好聞的,它叫什麼名字?”

“此夢。”

“此夢?”看了看手裡的瓶子,蘇以看向邊學道問:“能送我嗎?”

邊學道點頭:“喜歡就送你。”

“喜歡!”

2012年7月19日。

facebook執行長馬克紮克伯格宣佈出資10億美元收購照片分享服務公司instagram。

2011年7月到2012年7月,僅僅一年,有道不引人注目的一次投資升值10倍。

有媒體發文稱:正是擁有kki的有道集團神來之筆一樣的“卡位戰術”,才逼著facebook出重金收購instagram,要知道在此之前facebook最大的一筆收購纔不過4000萬美元,而且若不是米國政府乾預,instagram極有可能早已被有道收購。

可就算沒有收購成功,一年升值10倍的投資也足夠讓人羨慕一陣子了。

似乎為了證明邊學道辦公室裡那幅“菁華已竭”多麼謙虛,2012年10月,spacex龍飛船將貨物送到國際空間站,開啟私營航天新時代。

11月,大江公司推出世界首款微型航拍一體機“phantom”。

phantom問世即一鳴驚人,很快行銷全球,大江公司估值一路狂飆。

四個月後,2013年3月,微軟公司宣佈30億美元收購沙盒遊戲《minecraft》(我的世界),驚掉一地下巴。

6月,在大江公司推出大眾消費級航拍飛行器及禪思機載雲臺引領燃起全球航拍熱潮後,有道出售手中近半的大江股份,套現20億美元。

邊學道此舉,有人批評他“隻是個純粹的生意人”,也有人稱贊他“不賺最後一塊錢”的聰明策略。

幾天後,邊學道的電子郵箱收到一封匿名郵件,郵件附件是一張“定都閣”的照片。

坐在電腦前沉思了10多分鐘,邊學道將“定都閣”跟另外幾封已讀郵件一起刪除。

7月。

邊學道飛到滬市看了童超在艾真畫廊舉辦的個人攝影展。

照片全是這兩年童超周遊世界路上拍的,用的依然是夏寧留下的相機。

展廳最邊緣處,是一張女孩站在清晨湖邊的背影,盯著照片看了好一會兒,邊學道問身旁的童超:“這是夏寧嗎?”

童超坦然搖頭:“不是夏寧。”

8月。

徐尚秀在耶魯倡議發起“冰桶挑戰”,募資用以救助漸凍人患者。

將自己澆冰水的視訊發到網上後,徐尚秀邀請自己的導師和關係要好的同學參加挑戰。

就這樣,“冰桶挑戰”火速在耶魯傳播開來,繼而蔓延到耶魯校友圈,然後是整個米國。

相比另一個時空,發源於耶魯校園的“冰桶挑戰”的傳播力和爆發力強上一倍還不止,各界名人大佬紛紛濕身挑戰,挑戰迅速風靡全球。

在亞洲,邊學道不是第一個響應“冰桶挑戰”的人,卻是第一批中影響力最大的一個。

邊學道澆冰水的視訊發到網上後,點了三個圈裡大佬的名字。

被他點名的大佬迅速響應,先後拍了自己澆冰水的視訊發到網上,然後繼續邀請其他大佬參加,就這樣,不到48小時,“冰桶挑戰”就席捲微博和國內媒體,火到無人不知。

熱熱鬧鬧的“冰桶挑戰”隨著夏天的過去銷聲匿跡,徐尚秀卻因為一部電影短片再次萬眾矚目。

2013年12月30日,時長15分鐘的《真愛至上:十年特別集》全球同步上線。

這部有道影視傳媒投資,呼應十年前《真愛至上》的續集短片由《真愛至上》原班人馬拍攝,無論咖位多大,無一缺席。

影片結尾處,連姆尼森和托馬斯桑斯特父子在河邊長椅上對話,兩人起身擁抱時,一對亞洲情侶挽臂走過來禮貌地問路,連姆尼森友善地給二人指路。

影片中問路的亞洲情侶是邊學道和徐尚秀,徐尚秀自此正式以邊學道女友身份亮相。

時間匆匆,轉眼到了2014年5月。

母親節這天,邊學道飛到倫敦,跟沈馥一起籌備小盈星的五週歲生日。

卻不承想,13日淩晨,有道在非洲的手機工廠發生事故,需要邊學道立刻回國,商討對策。

早上7時50分,護衛車隊停在沈馥住所門外,李兵帶著三個保鏢進門接邊學道上車。

剛醒來不久的小盈星發現爸爸居然要走了,垂涎欲滴地抱著邊學道胳膊,不說話,隻是哭。

邊學道蹲下身,用手指颳了一下小盈星的鼻子,微笑著說:“爸爸跟你保證,處理完公司的事就回來給你補過生日,你想要什麼,爸爸都給你買。”

“我什麼都不要,我隻要爸爸。”

“你就當幫爸爸一次,爸爸下次也答應你一個請求。”

“真的?”

“真的。”

“你等我一下…”

說完,小盈星跑上樓,不到一分鐘,又噔噔噔跑下樓。

喘著氣把手裡的指甲油瓶放在邊學道手上,小盈星端端正正地坐在兒童椅上,看著邊學道說:“我想爸爸給我塗指甲。”

紅色指甲油!

“好,爸爸給你塗。”

讓李兵搬來椅子和矮桌,邊學道坐在小盈星對麵。

門外保鏢和車隊肅靜等待,門裡邊學道一板一眼地給女兒塗指甲。

十個指甲全塗完,邊學道剛要擰上瓶蓋,小盈星伸手說:“爸爸,我也給你塗一個。”

“盈星!”一直站在旁邊的沈馥忍不住出聲製止。

跟沈馥對視一眼,邊學道看著小盈星說:“那說好了,隻許塗一個。”

“好。”

小盈星塗得很慢很慢,一個指甲足足塗了差不多兩分鐘。

塗完,邊學道抬手吹了吹,然後起身,抱了沈馥一下,什麼也沒說,轉身帶著李兵離開。

小盈星想要追出門送爸爸,被沈馥一把拉住,不讓她出門。

小女孩正掙紮著,已經關上的房門被人推開,邊學道去而復回。

隻見他手裡拿著一枝院子裡種的馬蹄蓮,在小盈星麵前蹲下,說:“爸爸差點忘了一件事…送給你,我的小公主。”

接過馬蹄蓮看了看,小盈星撅嘴說:“這枝花好小,別人都送我開得大大的花。”

看著小盈星,邊學道笑著說:“我跟他們不一樣。”

(全書完。)

(本章完)

最快更新種荒唐感。”“荒唐感?”邊學道停下手裡的事,看著廖蓼問:“什麼意思?”找了個高腳凳坐上去,廖蓼胳膊支在中島臺麵上,用手托腮說:“咱倆同歲,你還不到30,怎麼就能讓那些眼睛長在頭頂的港仔乖得像貓?”邊學道聽得有點蒙,問:“這哪裡荒唐了?”廖蓼認真地說:“大學時的你看上去比周圍人老成一點,氣質嘛…也就是馬馬虎虎。這還不到10年,怎麼感覺你的氣場像四五十歲的老頭兒。”“氣場?”邊學道笑著說:“哪有什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