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誕的表哥 作品

第1343章 天下白

    

“快!起砲!給我往甕城裡砸!砸死他們!”兩百宋兵都有些瘋。雲頂城修建至今,外城墻還一次沒被攻陷過,甕城裡至今還未聚集過這麼多慌亂的蒙軍,任他們肆意砸殺。“哈哈哈!快砸啊…”“轟!”石頭再次砸進甕城,濺起血肉。脫林帶好不容易從繩索上攀下城頭,心疼不已。他卻沒馬上逃,而是命人帶把張威帶下來。倒不是張威這人性命貴重,而是張威熟悉雲頂城的地勢,接下來要正麵攻城,還有大用。“你們幾個,保護這該死的宋人出去!...李瑕說是要回長安,其實才走到孟津渡,駐蹕在龍馬負圖寺。

這日他正在渡口等待剛由河北安撫使遷為工部尚書的郭守敬,準備一起往西麵的黃河峽穀走一走。

平定天下之後的這兩個月,他大致完成了各州縣的官員審核與遷任,如今南方的庫銀與第一批的鹽稅已押解到了,終於可以開始他的規劃與治理。

眼前是寬闊浩蕩的黃河,會在他的治理下提早上百年甚至數百年結束對人間的禍患。

讓他不由浮起一種大好江山由他揮筆書寫的豪情。

在李瑕眼裡,這纔是帝王之樂。

隻是郭守敬還沒到,開封反而先傳來訊息,趙禥忽然死了。

在不影響江南穩定的情況下,李瑕對此事並不在乎。但在曹喜弔唁回來之後,他隻是開口隨意問了一句,便把曹喜嚇得跪在地上。

“請陛下安,奴婢回來了。”

“看過趙禥了?是病死的還是全久殺的?”

“啊!陛下恕罪,奴婢此次去瀛國公府,並未…並未想要查此事。棺槨已封上了,奴婢沒有看到…”

“起來。”李瑕又問道:“沒看到屍體,但沒人告訴你?”

曹喜擦了擦額頭,小心翼翼地應道:“稟陛下,奴婢隻探查到一件事。瀛國夫人北上時,曾收買了留夢炎,請他代為說些好話。”

“沒讓你說好話。”

“當時她沒想到奴婢也能得到陛下的恩赦,她於是讓留夢炎問陛下,是否還記得在錢塘時的少年往事。”

曹喜說罷,偷眼打量了李瑕一眼。

一國皇後,淪為俘虜,再說句帶著些許曖昧的話語,多少有種尋常難得的意趣。

果然。

“好。”

就在曹喜以為李瑕是要召全久來見一麵時,卻聽他道:“她既然不想當瀛國夫人,那便傳旨降為田川郡夫人。”

“陛下,奴婢知罪!”

曹喜嚇得魂飛魄散,才起身,已再次跪倒在地。

他意識到與全久的對話被人聽到了…回想當時,隻能是王清惠偷聽之後主動報給輿情司的。

“奴婢知罪!奴婢心知並非陛下無人可用,而是看奴婢殘了身子,無處可去。陛下發了善心才留奴婢在身邊。奴婢萬死也難報陛下大恩,自該知無不言…”

“你沒做錯什麼,休在這聒噪了,去將留夢炎召來。”

“是。”

曹喜匆匆起身,忽然又在想,瀛國夫人也好田川郡夫人也好都是虛封不假,隻是這田川郡又在哪裡?

李瑕早便看到張文婉從黃河邊向這邊跑過來,此時才招了招手容她上前。

“姐夫。”

“嗯?玩不住了,想從這裡渡河回保州?”

“纔不是。”張文婉道:“原本讓安安姐在河邊給我作畫,玩得好好的,大姐兒非要說我壞話。”

“什麼壞話?”

張文婉大急,抬手一指河邊,話起話來卻是語無倫次。

“姐夫在等的新任工部尚書郭守敬的弟弟是都水少監郭弘敬,郭弘敬剛到長安時又結識了江荻,覺得江荻溫婉文雅,還有才華,不像北麵家中給他說的人家,既不讀書,且舉止粗魯…啊,姐夫知道我氣什麼吧?大姐兒真的好煩。”

“朕不知道,朕覺得文靜說的沒錯。”

“哼,反正我得嫁得比江荻還要好才行…”

“知道了,去玩吧。”

“對了,方纔過去那個宦官是原來宋國皇後的吧。趙衿不讓閻容殺她,閻容可生氣了。”張文婉雙手叉腰,柳眉一豎,彷彿閻容的口吻,哼道:“我告訴你,本宮來開封就是為了弄死她!”

“你怎麼又知道?”

“我和趙衿玩得好啊。”張文婉理所當然道。

“你不是生她氣嗎?”

“我早就不生她氣了,姐夫不知道嗎?”

李瑕隻記得自己納了趙衿時,張文婉非常不滿,卻不知她們何時和好的。

他也搞不懂這些女人七七八八的事,道:“去吧,朝臣來了。”

“哦,對了,姐夫,我去叉條黃河魚,晚上烤著吃吧?”

“嗬。”

李瑕隻覺自己整個後宮都沒她一個人吵鬧,卻也沒擺皇帝的譜,隻是揮手將她打發了。

留夢炎得到召見,匆匆從龍馬負圖寺趕到黃河邊。

這還是他歸順之後,李瑕第一次單獨召見他。

屢立大功,結果卻不得重用,他心裡其實十分不解。

今日好不容易麵聖,隻見李瑕站在黃河邊,身材依舊高大魁梧,眼神依舊英氣勃勃。與十多年前相比更具威嚴,其他變化卻不算大。

留夢炎馬上就有一種感受——眼前這位皇帝沒有因為養尊處優而有絲毫懈怠,其野心還沒有被滿足。

“臣留夢炎,拜見陛下。”

“隨朕走走。”

“臣遵旨。”

李瑕一邊走,一邊問道:“趙禥死了,你心裡是如何感受?”

跟在身後的留夢炎微微為難,道:“瀛國公素來孱弱,臣不意外。”

“你倒是坦蕩。”

“回稟陛下,臣在臨安時,便時常因瀛國公之庸昧、荒淫而憂憤。好在天降陛下,一統四海,實家國之大幸。宋主螢燭之火,絲毫不能與陛下日月之輝相提並論…就連瀛國夫人也是這般說的。”

留夢炎本是懶得為全久說好話,以免得罪了寧妃、康妃。

可事實上,寧妃在大唐根本就沒有以前“閻馬丁當”的權勢,他好不容易找回了貓,卻沒能找到靠山,加入什麼閻黨或趙黨。

全久既說與陛下有舊,他不介意當一回掮客。

此時見李瑕不答,留夢炎略略停頓之後,又道:“陛下風采,當年在臨安,哪個女子不心動。”

李瑕忽道:“曹喜方纔已經將你賣了。”

留夢炎一驚,隻覺背上涼颼颼。

“臣…臣不是…臣有罪…”

“好鉆營不是什麼大罪。”李瑕道,“但朕若要女人,自己會找,不用臣下為朕搜羅。蔡京、秦檜之流,能替朕滿足私慾的官員,朕不需要,你莫想著走這條路子。”

這話有很大的辯解空間,但留夢炎不敢辯解,隻敢俯身應道:“臣知罪,臣領旨。”

“你投順時立了兩樁功,朕卻一直不重用你,可知為何?”

“該是臣不堪重任。”

“你潛通蒙古,叛國了,不是嗎?”

留夢炎這次纔是真的嚇了一跳,連忙跪倒,以額抵地,道:“臣不敢,臣雖與張家有所通訊,實因早年曾受過張家恩惠,故而為其辦些私事,卻從未給異族透露過軍機要務。當時臣為世侯張家之人,而非蒙元之臣…”

他辯解的思路很清晰,意思是,李瑕若想處置他,需要先處置了沉開、張延雄、靖節等等張家的人。

李瑕確實也不會以這種十多年前的舊事治留夢炎的罪,既沒有證據,且若真算起來,滿朝上下太多人有罪了。

但留夢炎確實讓他有種不值得信任的感受。

仔細一想,或許是因為留夢炎擔任宋廷右相時,不主導讓宋廷投降,而隻顧自己先在新朝尋靠山。

眾人皆降,唯獨他降得不體麵。

從這些事一看就覺得他像是奸臣、佞臣,然而近來李瑕審查宋臣,卻有些意外地發現,留夢炎為官以來,即不貪贓枉法,也不苛待百姓,任官以來每樁公務都辦得妥妥當當。

除了私德有虧,竟讓人摘不出別的什麼錯來。

“陛下。”

留夢炎愈發驚恐,又道:“宋主懦弱昏庸,臣在宋廷心中惴惴,終日難安,遂犯大錯。今陛下英明蓋世,方值得臣失誌追隨,臣唯恨半生蹉跎,不能早逢明主。不敢求陛下寬恕,唯求往後能為太平盛世出一份薄力…”

他說得很真誠,絲毫不讓人感到有溜須拍馬之意。雖然仔細一想,都是溜須拍馬之詞。

李瑕想了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因為留夢炎最後還是說到了點上。

他十四餘年抗爭,驅逐外寇,戡定禍亂,為的本就是改變世道。

世道原本不好,很多人原本按著這不好的世道的規則在行事。但現在既然改變了,如何再以原本的規則去怪罪這些人?

他要讓他們學會在新的規則裡行事才對。

“留夢炎。”

“臣在!”

“朕真心希望你在這新王朝裡會是一個大忠臣、大能臣,造福萬民、遺澤百世。”

留夢炎隻覺死裡逃生,額頭上俱是冷汗。

他似乎是用盡了全力 來回答。

“陛下重托,臣雖肝腦塗地而萬死不辭!”

一艘官船停在了渡口。

郭守敬下了船,前方已有人迎了過來。

“兄長。”

郭守敬拍了拍郭弘敬的背,不待寒暄便道:“方纔在黃河上看到鐵龍爪揚泥船了!軍械坊造船的速度很快啊。”

“已經分出去了好幾個衙門,農械、造船,軍械坊甚至還把研與造分開了,因孫德或總說‘量產纔是最麻煩的’。”

“為學、為官最不能怕麻煩…”

“兄長,陛下親自來了。”

郭守敬吃了一驚,轉頭看去,隻見黃河岸邊確實有許多人,真是天子儀衛。

再定眼一看,見到了正在河邊的李瑕,他連忙迎上去。

“陛下。”

“不必多禮,郭卿若不嫌舟車勞頓,這次便仔細巡查一番,給朕一個準信吧?”

“臣亦迫不及待。”

見這種本就心繫百姓的官員,總是比調教留夢炎這種官員要輕鬆。

李瑕笑了笑,隨意道:“走吧。”

一些官員、護衛們紛紛聚上來,隨著李瑕與郭氏兄弟沿黃河往上遊而行。

“朕的意思在信上說不清楚,還是到實地邊看邊說為好。黃河被掘了又掘,泥沙又多,都說下遊如何如何治理,但能否在上遊築堤,既可調解水量,又可蓄水沖沙。當然,朕是外行,隻是提個建議,郭卿看看再談…”

“陛下的意思,臣明白了,無非是築壩清淤、防洪,但建此壩極難,幾不可能。”

說著不可能,郭守敬卻又道:“臣記得上遊不遠有一處峽穀,過峽穀後河麵開闊舒展、氣象萬千。陛下請…”

視察黃河自然是非常辛苦,走不多時,隊伍中的韓承緒與楊果便停了一下,由人護送著回龍馬負圖寺。

“老了,無用了啊。”韓承緒感慨不已。

楊果笑道:“想想便知。陛下不僅年輕力壯,還每日健體,你如何能跟上他的腳步?”

“是啊,跟不上陛下的腳步了啊。”韓承緒也笑。

“我可沒有這一語雙關之意。”楊果連忙擺手,道:“你本就說了,天下平定便致仕,何必還要跟到孟津渡來?”

“不放心啊。”

韓承緒捶了捶腿,抬頭看向寺院中的碑石,喃喃道:“才平定天下,陛下便執意要修黃河,讓人不放心啊。”

楊果道:“老了便太操心。”

“秦併吞戰國,一統海內,當事時六國人心尚未完全安定,便北築長城、南收兩越,故二世而亡,使漢繼秦業。隋撥亂反正,削平天下,而後修運河、建東都、征高句麗,再使二世而亡,使唐繼隋業。老夫便在想,有時做得太多了,反倒不如做得少些。”

“那是你的想法。”楊果道,“陛下有陛下的想法,他不是始皇帝,更不是隋煬。他還年輕,他的誌向更不是我們這些老朽能明瞭的…秦皇漢武,略輸文采。”

韓承緒默然良久。

最後,他想了想,道:“明日,老夫便歸商丘去。”

“咦?”

楊果反問道:“郭若思纔到,視察水利猶有數日,結果未出,具體花費須幾何、人力須幾何尚不可知。你便要走了?”

“從開封跟到洛陽,從洛陽跟到孟津渡。之後陛下回了長安還有許多朝議,開了春又要北巡、南巡。樁樁件件,哪件老夫能放心?哪一處不想跟著?但,送君千裡終須一別。總該有處地方讓老夫停下,回商丘去,漂泊了一輩子,得回去啊。”

楊果道:“你若能再跟陛下十餘年,待休養生息,許還能跟到北伐哈拉和林的一日。”

“老匹夫,你跟去吧。”

“我到了長安,再從長安回山西。”楊果得意地笑了笑,又問道:“你不再回長安,見見李老真人?”

韓承緒搖了搖頭,道:“若是有哪位故人過得不好倒可來商丘見我。猶在逍遙快活的,何必我邁著老腿去見?”

楊果大樂,其後唏噓道:“如此說來,往後我也見不到你嘍。”

終南山。

李昭成一路找到天池邊,終於看到一位老道正盤腿坐在池邊,腳邊還放著一卷書。

他遂整理了衣容上前,喚道:“父親。”

李墉睜開眼,道:“你難得來了,正有樁趣事。今晨我與劉娘賞花,遇到一個道士,問我既是出家人為何娶妻,我說我不是全真教。他便問我,既不是全真教,為何在終南山修行…你猜我如何答的?”

“父親莫非是亮出身份了?”

“非也。”李墉笑道:“我答他,連天下都一統了,南邊的道士還不能在北麵的山上修行嗎?”

李昭成勉強笑了一下,實不明白這算什麼有趣。

“天下一統了啊。”李墉感慨道:“當年瑕兒纔出生,光溜溜的,不過這麼一點大。如今卻已是一統天下的皇帝,不可想,不可想。”

“是,孩兒當年與他彈石子時,也未曾想過這一日。”李昭成說過,稍嚴肅了些,道:“陛下已傳旨回來,年前便會歸長安,父親是否下山?”

“不了,在山上更自在。”李墉擺了擺手,道:“如今這身份,到長安反而拘得慌。”

“那孩兒上山來與父親過節,到時做幾道素菜,如何?”

“我過幾日要閉關清修。”

李昭成一愣。

李墉神秘笑了笑,道:“江南既平,為父想回秀州一趟,哦,你莫讓人知曉。”

李昭成優柔寡斷的性子又顯出來,撓了撓頭,道:“孩兒想送父親一道去,隻是…”

“不必送,為父已與張十二郎約好了一併去。你有何事為難?”

“陛下歸朝後便要封賞功臣,孩兒雖毫無寸功,唯仗著陛下親緣,群臣皆為我請王爵,實受之有愧。”

“唐淮安郡王李神通,每逢戰事皆敗,因響應唐高祖起兵,猶不失王爵,配享廟庭,你莫做得比李神通差了便是。”李墉道,“不該受的不受,該受的便安心受了,我死之後,他若追贈我一個皇帝位,我也受了。”

“父親!”

“好吧,三清尊者在上,百無禁忌。”

李昭成嘆息一聲,道:“陛下傳信回來了,稱欲封我為帶方郡王,並任我為山東宣慰使,兼管船政事…但,孩兒不太明白。”

“帶方?”李墉撚須思忖了一會,道,“你是陛下唯一的兄弟,凡需你出麵的,都是要讓官員們意識到陛下重視此事。”

“孩兒明白了。孩兒雖能力不顯,必會完全陛下托付。”

“早點下山吧。”李墉抬頭看了看天色,道:“為父該下棋了。”

這天夜裡,孫德或用手指捏起一塊雞肉丟進嘴裡吃了,贊不絕口。

“等陛下回來,封了你王爵,也不知我還能不能吃到這樣的珍饈?”

李昭成懶得理他,道:“你師兄呢?怎麼還不來?”

“你不知道?啊,也是,終南山確實太遠了,也不知我以前如何受得了那等清苦。”孫德或道:“他昨夜忽然接到調令,今早便往涼州了。”

“涼州?”李昭成道:“未免太遠了。”

“遠嗎?”孫德或道:“你可知往後十年,天下間最能立功的地方在何處?出將入相者又是何人?我師兄能到廉相公麾下…”

李昭成懶得聽他賣關子,又問道:“江蒼呢?怎也不來?”

“被江知府關在家裡,準備科考呢。”孫德或搖了搖頭,道:“你說,江荻都任禮部侍郎了。江知府這麼多年還是江知府。”

“京畿重地嘛。”

“我也忙,吃完這個便要回去了。”孫德或吮著手指道:“再與你說樁大事,左相與楊參政都辭仕了。江荻來信說,想助戶部嚴相公進中樞,哪怕是同簽書樞密院事,哦,官製可能也有變動,總之是這樣的一個位置。不過我看啊,隻怕難。”

“因她是女人?”

“那倒不是,韓相公若是任相了,如今形勢與戰時不同了,兄妹俱在中樞不太妥當,該是要避嫌的。”

李昭成再聽說嚴雲雲的事,已沒有了當年的季動,感到佩服,也有些唏噓。

他覺得當年最早從龍的一批人,武勛就不說了,連他這種功勞不大的近屬都有封賞,文官中唯有嚴雲雲升遷最難。

“咕。”

孫德或卻已將桌上的湯喝完了,拍了拍肚子。

“長安城唯有李大郎君這裡能吃到正宗的炒菜吧?真想哪天能去臨安豐樂樓。啊,我走了,過幾日陛下回來又要催我。”

半個月後,李昭成便一直在關注著朝中換相一事。

他本以為如孫德或所預料的,嚴雲雲不太可能入中樞。

但結果出來,卻是史俊、李冶任相;韓祈安出任了兩浙安撫製置使一職,前往臨安。

其餘的,如聶仲由鎮兩廣、劉金鎖鎮福建之類的訊息,李昭成顧不得聽,因為,嚴雲雲真就進了中樞。

他著實驚訝。

此事,史俊作為他嶽丈也一個字都沒曾與他事先提過,隻在結果出來之後笑嗬嗬解釋了一句。

“你也不看我與李公多大年歲了,再不任相,豈還有機會?”

李昭成聽後啞然失笑。

他心想道:“也好,父親到了江南,還能與韓相公小酌一番…”

不論如何,隨著韓承緒、楊果致仕,這新王朝又進入了新的時代。

數日之後。

李瑕親自送楊果離開長安。

行到霸橋,楊果道:“陛下請回吧,老臣終得歸鄉了。”

“韓老要致仕時偏要送朕到洛陽。楊老致仕,朕無論如何也要送遠些,且在路上多聽聽楊老的教誨。”

楊果願意與李瑕多聊些,笑嗬嗬道:“這次換相,老臣才發現,朝堂上英傑還是很多的。南方與北方還有許多名臣盼著得到陛下信任後能任一任宰相,老臣該早些把位置讓出來。”

“楊老到歸鄉了,還想著幫別人說好話。”李瑕道:“這數百年天下,缺的不是英傑名臣…是明君。朕常怕自己當不好這個明君。”

“陛下有敬畏便好,老臣與郝經雖總說宋室錯處,然平心而論,趙匡有敬畏,其得天下時權柄不重,故而不敢以兵威施遠掠;威望不隆,故而不敢以刀斧殺功勛;學術不精,故而不敢以智慧輕儒生;恩澤不洽,故而不敢以苛法督吏民,遂平五亂之禍。陛下英資蓋世,驅強虜、復中原而後取天下,兼繼唐之正統,無可詆毀,唯不可失了敬畏。往後老臣等人不在君側,請陛下行事多加思量,以謹慎待此得來不易之太平。僻如,遷都之事,北平路遠,錢糧轉運不便,老臣雖是北人也請陛下三思。”

“楊老臨別之言懇切,朕必銘記於心。”李瑕道:“凡事謀定而後動。”

楊果上了船,回過頭,又向李瑕行了一禮。

“陛下請勿再送了,老臣這便告別了。”

“朕北巡之際,到祈州探望楊老。”

“那老臣在家中恭候聖駕。”

小船沿霸水而下,行進渭水。

關中雖未大興土木建造宮闕,水利河渠卻是修過,十分便捷。

入夜時,楊果在船頭回望,已望不見長安。

“一杯聊為送征鞍,落葉滿長安。”

他喃喃著與李瑕初見時寫下的詞句,心頭忽生感慨。

誰曾想這一世人,少年時還與元好問同是金國士子,聽其填詞,“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到年老時,卻已是開國功臣,聽一句“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六十餘年天下興亡,俱是戰亂不休,白骨遺野,蒼生何其悲苦?

以往忙得沒工夫想這些。如今忽然閑下來了,楊果不免有了萬千思緒,於是老淚縱橫。

這本該是富貴好還鄉的一夜,老者卻在船艙中無法入眠。

黎明時分。

岸邊能聽到雞鳴。

船隻由渭水駛入黃河。

眼前就是“峰巒如聚,波濤如怒”的潼關,楊果遂想到了那首《山坡羊·潼關懷古》,心念著“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忽然,隻見一輪白日於黃河中升起。

河口豁然開朗。

他愣了愣,想起的是那夜在開封城中李瑕給他的一句許諾,讓國強而民不受辱的許諾。

時隔十餘年,他依舊記得那少年堅定的眼神,且慶幸萬分。

“西庵先生送我半首殘詩,我也送你一句殘句吧?”

“哦?”

“一唱雄雞天下白!”

(全書完)

.最近轉碼嚴重,讓我們更有動力,更新更快,麻煩你動動小手退出閱讀模式。謝謝會拉張家入夥,又豈會是大帥私事?”“說是私事…因為我懷疑廉希憲手裡可能什麼都沒有,隻是想叫我不安。”劉元振竟是笑了一笑,又問道:“為何不安?”李瑕道:“盡快穩住民心吧,這是正事。”“正事之外呢?”“我親自辦。”“如何辦?”“去信亳州、拿下潼關俘虜商挺,但廉希憲必有防備…我還得順藤摸瓜,將燒信者找出來,問清線索,至少能馬上問清信上的內容。”“大帥,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劉元振道:“保持清醒,莫鬥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