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小榮 作品

第九百八十七章 選擇

    

是隨意一位王室子弟也能迎娶公主殿下,豈不是輕賤了公主,輕賤了我泱泱大國?”何瑞點了點頭,上前道:“唐大人言之有理,此事事關重大,使團並不能私自決定,待我們回到京師,貴國可另行遣使過來,再行商議…”“不必了。”信王抬眼看了看唐寧,說道:“既然太子已廢,這樁聯姻,便從此作廢,陳楚兩國多年友邦,榮辱與共,不是幾樁聯姻便能影響邦交的。”他站起身,又道:“陳楚乃是兄弟之邦,你們此次回去,帶上我楚國國書一份,...潤州雖然經歷了造反之亂,但亂局被平息之後,恢復了平靜之後的潤州,依舊是江南的經濟中樞,整個東南最繁華的地方。

潤州城內,一處尋常的院落前麵。

“我也要我也要!”

“還有我…”

五六個孩童圍在白衣女子的身邊,爭先恐後的伸出她們的手,白衣女子將糖果放在她們的手心,看著她們一鬨而散,靜靜的站在原地,臉上浮現出動人心魄的笑容。

某一刻,她臉上的笑容忽然僵住,飛快的轉過身,逃也似的向院子裡跑去。

唐寧站在不遠處,看著快要落荒而逃的唐水,無奈道:“我有這麼可怕嗎?”

唐水身體一僵,轉頭看著唐寧,臉上擠出一絲笑容,“你怎麼來了…”

唐寧道:“來找爹孃,可惜他們已經走了。”

唐水低下頭,說道:“他們說要到處去看看,過兩年再回去。”

唐寧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隨後又詫異的看著唐水,問道:“好好的,你臉紅什麼?”

唐水看了他一眼,心中微惱,如果不是要躲著他,她怎麼會來到江南,看到唐寧,她便會想起兩人的婚約,這件事情她至今都不知道如何處理,如今連躲著他都躲不過了。

唐水惱怒的看著他,正要開口,另一邊的府門忽然開啟,一名中年男子從裡麵走出來。

唐靖看到唐水對麵的人影,身體一震,臉上浮現出一絲復雜之色。

唐寧看著他,沉默了片刻之後,開口道:“舅舅。”

唐靖轉身走進府內,說道:“進來說吧。”

房間之內,唐靖抿了一口茶,問道:“聽說京師出了些事情。”

唐寧放下茶杯,說道:“懷王造反,陛下立潤王為太子,讓他代為理政…”

聽完京師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唐靖沉默了許久,才終於開口道:“昔日之因,今日之果,當年造下的孽,終有償還的時候…”

唐寧與唐靖雖然有著某種血緣關係,但因為經歷的原因,兩人之間還是有些抹不掉的生疏。

一杯茶沒有喝完,他便提出了告辭。

唐靖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唐水,說道:“水兒,你去送送他吧。”

“哦…”唐水應了一聲,不情不願的站起來。

潤州城的街道上,唐水和唐寧一前一後的走著。

唐寧抬頭看著前方隻顧走路的唐水,不知道是自己送她還是她送自己,然而他也知道,她的身份表明之後,兩人之間的關係,便再也回不到過去了,隻是默默的跟在她的後麵,一言不發。

唐水自己沉默不言,一路走來,發現唐寧也一句話不說之後,心中不由的升起了幾分慍怒。

這件事情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難道要讓她一個女子開口?

她心中羞惱間,一道聲音忽然從街邊傳了過來。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讀書使人明智,所以你們平日裡要多讀書多看報,少吃零食多睡覺,以後成為一個對國家有用的人…”

唐水和唐寧的目光同時望了過去,隻見在街角的某處,幾名少年人圍著一個青年,正在鬨笑著什麼。

一位少年哂笑了兩聲,問道:“你讀的書多,那麼厲害,怎麼不去考狀元?”

“狀元?”青年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之色,說道:“以前就算是狀元見了我,也得叫一聲少爺…”

這時,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從旁邊的店鋪中走出來,看了那青年一眼,罵道:“小唐,你又在說大話了,還不快幫我拿東西!”

青年立刻縮回腦袋,說道:“小翠姐,來了來了…”

這一幕,引起了少年人們又一陣鬨笑,周圍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唐家被滿門抄斬之後,唐昭不知所蹤,朝廷到現在也沒有找到,比起以前,他實在是變化了太多太多,就算是唐寧,也無法將剛才的那個青年,和那位京師叫得上名字的紈絝聯係在一起。

唐水看著那跟在俏麗丫鬟身後離開的青年,說道:“他這樣也挺好的。”

唐寧不可否認,很多時候,生在富貴人家,亦或是權傾朝野的世家大族,倒不如做一個普通人,安安穩穩的過一生,許多普通人嚮往著權貴的生活,卻不知道,越是上層的圈子,動蕩便越為嚴重,他們羨慕的權貴豪族,連選擇做一個普通人的機會都沒有,便整族整族的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

打破了沉默之後,兩人之間的緊張氣氛,似乎又緩和了一些。

唐水看了他一眼,問道:“接下來去哪裡?”

唐寧道:“應該是回黔地吧…”

唐水問道:“西域呢?”

唐寧揮了揮手,說道:“西域也沒有什麼大事了,他們自己處理就好…”

他想了想,忽而看向唐水,說道:“西域本來應該是你的,要不你去管吧…”

唐水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沒興趣。”

說完這一句,她便隻顧低頭走路,心中卻在埋怨唐寧,都到現在了,他還想要裝傻到什麼時候?

心中浮現出這個念頭的時候,她猛然意識到,對於讓唐寧親口說出某些話,她心中竟然隱隱有些期待。

而在她期待他說出的那些話裡麵,竟是隻包含了一種可能。

唐水心中劇震,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對他的感情,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轉變。

這使得她的心中羞惱之餘,也多了些慌亂,隻顧埋頭走路,並未注意到,前方一輛馬車正在疾馳而來。

“看路!”

唐寧見那馬車沒有減速的行駛過來,馬上就要撞上唐水,飛快的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說道:“想什麼呢,路都不看了!”

說完之後,他想要將手抽回來,卻發現自己的手被她緊緊的握住了。

唐水抬起頭,看著唐寧,問道:“我們的事情,你到底打算怎麼辦?”

唐寧疑惑道:“我們什麼事情?”

“少裝蒜!”唐水怒視他一眼,說道:“婚約的事情。”

唐寧看著她,摸不透她心中的想法,想了很久,才試探問道:“反正這都是上一輩的事情了,要不…算了吧?”

話音剛落,手掌處便傳來了一陣劇痛,唐寧倒吸口氣,急忙道:“你輕點,疼…”

唐水稍稍減輕了些力道,看著他,麵無表情的說道:“再給你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六衛大比,每衛出一百人,進行戰場的模擬,比的不是單兵實力,而是團隊協作能力,將領的指揮能力,並不是真刀真槍的廝殺,不用拚命,技術含量沒那麼高,不過縱使這樣,想要在兩個月內從倒數第二逆襲到正數第一,也不是易事。好在唐寧還有小小,小小有個全能的師父,老乞丐能讓丐幫弟子人手一根棍子所向披靡,傳授幾手厲害的陣法,讓他們練習兩個月,也不是沒有逆襲的可能。退一萬步說,就算是他們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但打出小組賽...